廉政故事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?>?廉政文化?>?廉政故事

我的父亲是党员

时间:2018-11-29 13:43:01来源: 作者:点击:

?

?

  我的父亲贺先述,今年七十又二,党龄四十四年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共产党员。他一直生活在农村,劳作在田地,长年担任村委委员,做过村会计,当过生产队长,可以说他这一辈子全都奉献给了他所热爱的脚下这片土地。确实,他很平凡,平凡得如同原野上的一块土坷垃;但在我心目中,他很伟大,像一块坚实的青石铺垫在社会主义共和国大厦下,与无数平凡的党员一道用汗水和热血建设了我们这幸福的时代。我并不是想为父亲唱赞歌,而是想讲讲父辈们的故事,讲讲像我父亲一样用共产主义思想武装的平凡的共产党人,记住他们为共和国奉献的青春,记住他们执着的信念,记住他们矢志不渝的精神,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途中,让我们能传承他们的信仰、忠诚和使命,更坚定地听党的话,跟党走,建设更美好的未来。

  “党要我干啥就干啥!”

  父亲年少时家境贫寒,搭帮共产党上了学,加上自己的勤奋,小学毕业后是全乡考上湘乡三中初中的三个学生之一。后来,他的那两位同学,一个是省办公厅副厅长,另一个是区委书记,只有我父亲初中毕业即回乡,当了一辈子农民。当初回乡,并不是他成绩不好,而是祖父身体多病,家中无劳动力。回乡后,就在生产队里任会计、队长,在泥土里摸爬滚打、艰苦奋斗一辈子。

  那些年,农村里最重要的是要提高粮食产量,而当时肥料是个大问题,化肥很少,就算有也无钱可买;农家肥,因为粮食少喂猪少,粪肥也是杯水车薪。父亲他们没有等,而是积极想办法,用力气汗水换土杂肥。秋收过后,一直到寒冬腊月,他们都没歇过,将田头地角的草皮刨起,将山林中的苔藓、落叶收集,一一挑到田中堆积沤凼,让其腐烂成肥。特别是在那些风霜雪雨的日子里,他们放干池塘的水,将池塘中的淤泥一担担挑到田中。在这艰苦的劳动中,父亲总是挑着沉重的担子,冲在最前面,最后一个回家。日复一日的艰苦劳作,换来的是一年比一年高的粮食产量,因此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生产队家家户户从没缺过粮,在那个年代可算个奇迹。

  在那个年代,除了要拼命搞农业生产,父亲还听从党的召唤,几度奔赴水利建设一线,好几年都在水利建设工地上过年。我所知道的有大桥河改造、修建韶山灌渠、洞庭湖围洪堤建设。当时,缺少重型机械,土方石方都要靠手挖肩扛,用土车推。说起那艰苦的岁月,父亲是一脸的自豪:挑土石一两百斤的担子,一两公里的路程,上陡坡,从没落过后;推土车,最多推过五六百斤,让大家刮目相看。特别是在韶山灌渠建设中,当时还受到了总指挥华国锋同志的亲自接见。多年的辛劳,让他积劳成疾,风湿性关节炎,股骨头坏死,到七十岁才做了股骨头置换手术,方能正常行走。

  曾经,我们在闲聊时,我问他,当初要是继续读书,我们是不是也可能有一个厅长父亲?父亲平静地说,是有可能,但我们都在为党做事,为群众做事。虽然,我这一辈子苦点累点,但我对得住党和人民,心满意足了。

  “勤劳发狠般般有”

  父亲总爱用一句湘乡老话来教育我们,“勤劳发狠般般有,好吃懒做样样无”。他这一辈子,将勤劳践行到了极致,一直到今天。

  七十年代,虽然生产队的粮食问题得到解决,但集体经济很紧张。怎么能让生产队的经济活起来呢?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,农村建房改房的越来越多,对屋瓦的需求很大。父亲和乡亲们一合计,利用生产队地下青膏泥多的优势,开窑烧瓦。说干就干,利用秋冬时节,挖开地表,取出膏泥,用脚踩、用手揉,硬是将生土搅成了熟泥巴。父亲请来做瓦师傅,自己带头当徒弟,起早摸黑,争分夺秒,和泥垒坯,锯泥做瓦,日做夜收。当时烧窑要煤,好不容易买到了煤,但拖拉机进不了村,父亲他们硬是用土车一车推进了村。坯瓦进了窑,父亲没日没夜地守在窑口,生怕有一点闪失,因为就是全队人的命根子啊。终于成功了,此后连续多年,父亲是生产队长,是主要劳力,是泥瓦匠,是窑工,一直到八十年代后期。汗水换来的是家家户户建了瓦房,过年有肉吃、有新衣。

  农村实行“联产承包制”后,父亲把自家的十多水田精耕细作,连年丰收,一九八三年还出席了湘乡市劳模表彰大会。

  时至今日,他股骨头置换手术后,行走并不利索,但总想着他的土地。在我们子女的强烈要求下,今年开春,家里的水田已交由表弟耕种,想必父亲能休息下了。出乎意料的是,酷暑时节他又出现在稻田里了。原来,农村近年外出务工的人越来越多,抛荒的田地也不少,在荒田里头年落下的稻谷居然长出了不少禾苗。父亲将一丘禾苗较多的大田清除杂草,将周围抛荒田地中的禾苗移来,施上肥料。秋后,这田竟然是“化腐朽为神奇”了,收了近两千斤稻谷。收了稻谷,他还不停歇,又种了四亩多油菜。至此,我们再也无法对他下任何“禁令”了,因为我们知道他的生命已属于他挚爱的土地,谁也无法阻止他勤劳的双手和蹒跚的双脚。

  “要留清白在人间”

  父亲是六十年代的初中毕业生,在当时农村也算个知识分子,加上勤勉肯干,八十年代担任了村上的会计。当时的基层干部,待遇低,但手中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权力,但父亲从来没有利用这点权力揩过集体一点油,帐目明明白白,往来清清楚楚。有一年年终,因为几分钱对不上帐,父亲硬是将算盘拨了一个晚上,直到算准确。我问他,何苦呢?少几分钱自己补上就行了。但他的回答让我惭愧不已,他说:“人生一世就是要清白,当干部更要清白,经得起组织和群众的检验。这不是一分钱几分钱的事情,这是共产党员的底线!”

  受父亲的影响,我们家到今天已有六个共产党员。父亲虽然平凡,但他永远是我们前行的标杆与旗帜。我们定将坚守我们共同的信仰,永记初心,继往开来。(湘乡市教师进修学校 贺德启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
版权所有:中共湘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湘乡市监察委员会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建议分辩率为1024×768